鹤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地府代理人2推理进行时

2020/01/24 来源:鹤壁信息港

导读

地府代理人 2、推理进行时听到小红那句“拯救小龙女的肉体”,我顿时就笑了,是的是的我知道这时候这么笑出来喵星人的心灵阴影一定会比我咧开

地府代理人 2、推理进行时

听到小红那句“拯救小龙女的肉体”,我顿时就笑了,是的是的我知道这时候这么笑出来喵星人的心灵阴影一定会比我咧开的嘴巴大,但是要我忍住臣妾做不到啊。

这么一笑,小龙女果然也是恼了,恶狠狠骂了我好几句,但毕竟它现在的破坏力也只能是用语言暴力伤害我,对我的实质影响仅为0,我也就大可不放心上。

不过看到我正要随着小红一起出发,小龙女却止住了骂声,命令我道:“两个小白留下守家,他们三个去找老鬼就够了。”

我想了想,觉得自己去找老鬼确实也没什么作用,也就没有再跟着出门,而是和小红笛子君挥手告别之后垂头丧气看着一片狼藉的店堂发愁。

小白警官背着手转悠了一圈,朝我点头叹道:“看来这回你又要为拉动装修行业的内需作出巨大贡献了。”

我闷闷地“嗯”了一声,不抱希望地问他:“那你会对灾后重建捐款资助吗?”

小白警官挑一下眉:“我相信你有能力有办法依靠自己的力量重新站起来的,那样才酷嘛。”

我扶额,忍不住想,我们两个小白真的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么?为什么这种对话会出现在我们之间呢?普通未婚夫妻的财政难道不应该是女方一人独揽大权的么?

为什么我做人这么失败呢?

我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小龙女忽然问我:“小白,黄金圣手呢?”

我猛拍一下自己的脑门,带着哭腔向它报告:“飞到我脑子里去了!”

小龙女“哦”一声,若有所思,目光炯炯有神上上下下地看我,仿佛要把我看穿一般。小白警官听到我说黄金圣手飞进了脑子里,吃惊不小,一下子就冲过来把我脑袋扶着东摸西摸,还关切地问我头痛不痛?

我摆手说除了这黄金圣手刚按进脑门时觉得脑袋热了那么一下,现在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要不是小龙女问起,我还真是简直要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小龙女冷哼一声,又问我:“你那个装黄金圣手的坛子呢?”

我便说:“老鬼拿走了,那坛子还有一只什么引魂手,也一并被她顺手牵羊了。”

小龙女好像对那个引魂手并不感兴趣,只是纳闷地喃喃自语:“这个老鬼,她到底要干什么?”

我也摸着头纳闷:“说起来她表现得跟那个财魔是一头儿的啊,可是到她反而踩扁了那个家伙,看起来也不是什么真朋友的样子呢。”

小龙女又让我将它被老鬼暗算之后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之后,良久不语。

小白警官习惯性地用手摸着下巴思考了一阵,然后问小龙女:“为什么白翎的血会让财魔那么狼狈?大人你可知道?”

小龙女好像在想着什么紧要的事情,小白警官连问了两遍,方才不耐烦地回答他说:“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么?小白这家伙替许丽丽接过了百厌人的命运,财魔不知就里,喝了小白的血,自然就把百厌人的衰运也吸收到他体内了。呵呵呵,百厌人的血他也敢喝,活该他被老鬼踩扁。”

居然是这样?

我一阵无语,而小白警官则皱着眉分析:“小白的血原本是可以让财魔变成神的宝血,但因为小白接过了许丽丽的百厌人命运,所以她的血就含有了衰运,而财魔的力量来源是依靠信徒对财运的迷信,所以小白血里的衰运就腐蚀了他财运的力量,让他一下子变弱了?”

小龙女眨了眨眼,对小白警官赞许说:“旺财你果然是个聪明人,看来小白的脑子是全长在你身上了。”

我根本不介意小龙女话里的奚落,自顾自拍手道:“所以本代理人变成百厌人倒也不失为一件因祸得福的好事儿?”

小白警官点头,又推理道:“那老鬼一直住在对面殡仪馆,她会不会早已知道小白已经代替许丽丽成为了新的百厌人呢?她怂恿财魔喝小白的血这件事,到底是她无意为之还是早有预谋呢?”

小龙女并没有回答,而小白警官也并不等她给出答案,自己又推理着问道:“老鬼告诉我们的那个故事,到底有几分真有几分假呢?如果这个故事里面有真实的情节,那么明月死后可以附身在小松鼠身上这种方法,是不是属于无应观一脉的道法呢?如果明月可以寄身换魂变成小松鼠麒麟,那么她的祖师,那个老鬼一直在找的那个清风,是不是也曾经使用过类似的方法?也许,他会附身在别的动物身上,比如……猫?”

我吓了一跳,赶紧去看小龙女、不,许丽丽,但许丽丽的脸上没有什么反应,眼中写着的只有两个字:“呵呵。”

小白警官认真看了许丽丽一会儿,这才转过了话题继续分析说:“如果老鬼真的是明月,她和财魔的关系自然就是仇人,这样倒也可以解释她把财魔踩扁的动机,而且她之前暗算大人你之后没有下死手的原因也就可以解释了。”

我听他说得极为有理,忍不住连连点头,但我还是问道:“她当时有机会把黄金圣手一并带走的,可是为什么她会任由黄金圣手飞到我身体里呢?”

小白警官耐心地用向三岁孩子解释1+1=2的口吻对我微笑着说:“然而她要黄金圣手何用呢?她是一个没有肉身的老鬼,到底要怎么让自己从脑门上长出黄金圣手呢?至于和你一样将黄金圣手养在留一手坛子里帮她战斗,对她而言就更不可能。毕竟她是无法把真金白银送进黄金圣手的手心的嘛,你上收到的那些红包就是证明她没办法给你弄来实质的钱,只能在虚拟世界里想办法折腾。”

原来如此,我长叹一声:“可恶的红包,就是因为收了那些红包,我才会被这老鬼控制……”

小白警官又一次伸手摸下巴:“我越想越觉得这个老鬼,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整件事情,她才是赢家,既消灭了强大的财魔,又抢走了留一手里的引魂手,唉,果然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心机鬼!”

他感叹着,又问:“可是她处心积虑要那只引魂手做什么呢?那只引魂手,究竟又有什么作用呢?”

他这般问,眼睛又看向小龙女,似乎是希望小龙女给出答案。

但小龙女并不接话茬,只是默默无语地半闭着眼睛假寐。小白警官笑了笑,转而向我说:“我看大人的肉身很快就会被找到带回来,但是那装着引魂手的留一手坛子和老鬼就没那么好找了……”

我正要问他此话怎讲,店门哗啦一声被推开,小红一马当先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天天和笛子君。我一眼看见笛子君手里捧着的小白猫,忍不住一声欢呼迎了过去。

小龙女的肉身软绵绵的,但是触手温暖,我正要从笛子君手里接过它抱到自己怀中,却忽然看到这小白猫的蓝色眼睛猛然睁开,接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喵呜”,之后这没良心的直接跳到了地上,轻盈地从一堆碎玻璃渣和碎家具之间跑上楼去,头也不回。

小红无语地看着小龙女的背影,幽幽叹息:“喵星人的礼貌,都在降落蓝星的时候被海关扣下了么?”

我作为小龙女的主人,面上微微一红,赶紧抓住小红的手一阵摇晃:“你好厉害啊小红,这么快就把小龙女的肉体找回来了!”

小红被我这么热情狗腿地一夸,倒也立刻放过了小龙女的礼貌问题,深沉地点一点头,说:“幸不辱命。”

接着,她又面色一沉,自我检讨:“可惜没有把那个老鬼抓回来,那个留一手坛子也没有抢到。”

我闻言,忍不住朝小白警官竖起了大拇指。

上海仁济医院东院预约挂号
无棣县人民医院
南宁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厦门治疗早泄费用
厦门治疗盆腔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