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墨香破译潜逃密码纪实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鹤壁信息港

导读

逃犯抓不到,不是工作上有“漏洞”,就是思想上有“漏洞”!能够找到逃犯的“漏洞”,又能正视自己的“漏洞”,就能《破译潜逃密》 ——侦查手记

逃犯抓不到,不是工作上有“漏洞”,就是思想上有“漏洞”!能够找到逃犯的“漏洞”,又能正视自己的“漏洞”,就能《破译潜逃密》 ——侦查手记  一,78条线索  辜定乾担任刑侦大队长的第二天,副县长、公安局长邓小彬就将桐梓公安历年库存遗留的15名命案逃犯名单交给了他:“力争在你当刑侦大队长期间,库存命案逃犯全部清零!”  辜定乾清楚的记得,那天是2013年6月8日。  这批库存逃犯,长的潜逃了将近30年,短的也有10年,个个都是潜逃路上的“铁脑壳”。有人质问过刑侦大队的干警,命案追逃真有那么艰难复杂吗?潜逃了二三十年都没抓到,对得起人民群众对得起你们这一身警服吗?面对这样的质问,干警们无言以对,他们会不约而同地想到他们的政委。2002年,时任刑侦大队长的何永刚的亲哥哥被人杀害,11年过去了,当年的全国人民警察,比破案能手更牛B的何永刚率领刑警们破获了上百起命案,已由刑侦大队长升任副局长、局政委,可杀兄的凶手潜逃至今仍未归案。你能说政委不上心吗?你能说局里的弟兄们不上心吗?其实面对质问,他们不是无言以对,而是隐忍,而是、也只能更加努力的工作。所以,当新任刑侦大队长辜定乾接过那薄薄的一纸名单时,他明显的感受到,小彬局长传递来的是一股千钧之力,是一份穿心透骨的期望和信任。  辜定乾一句话都没说,两眼扫描着那一个个名字,当“谢润学”三字出现在眼前时,他突然一震,两眼发光。  谢润学,男,汉族,贵州桐梓人,小学文化,生于1965年,1992年3月28日,谢在桐梓县风水乡黄沙坝村村民曾某家中,将年仅17岁的女青年曾妹杀害后潜逃,至今已达22年之久。  受当年条件限制,以至今日的档案之中连谢润学本人的照片都没有收集到,听说他和小的几弟兄长得相像,只能拿他兄弟的照片作参照,要破此案,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辜定乾把前期工作中搜集的信息整理出来,写在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几大页。这些信息,像一双双眼睛,盯着辜定乾,挑战性地考验着他的分析判断力。辜定乾发现,有些信息看似合理,细细推敲却又感觉毫无价值;有些信息重叠交叉看似证据确凿,认真研究才发现只是些道听途说的传言而已;还有些信息看似孤立无用,详细琢磨却又发现颇是道理……他把这些信息从脑海中刨出来,正一条一条的整理归纳分析时,金方河敲门进来了:“嗬,研究谢润学哪!”金方河兴奋起来。  金方河是桐梓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辜定乾的高端搭档。金的老家离谢润学的老家只隔几里山路,算是真正的风水老乡。当年发案时,正在读小学四年级的他,听着大人们的谈论,暗想,我要是警察的话,像孙悟空一样,练就千里眼顺风耳的本领,大喝一声揪他出来:“看我老金的本领!”谁知他当年一闪而过的念头,后来竟然成真,当兵退伍后顺利通过招警考试,正式成为桐梓县公安局的一名干警。近三年,他主要负责清网追逃,已经成功追捕227名网上逃犯,被当地群众和同事誉为“追逃专家”。可是,当他“经营”谢润学的线索时才发现,命案追逃并非童年想象的那么天真,自己不是孙悟空,谢润学也不是一棒就能打出原形的妖魔。踏上清网追逃的天,就注定走上了一条荆棘坎坷之路。记得有一次,他和风水的几个老乡一起吃饭,他在讲述追逃故事时,席间有人淡淡嘲讽说,其他地方的逃犯都抓到了,可是我们风水的谢润学,都这么多年了,恐怕是抓不到了。老乡的话,像一根针刺透“追逃专家”的自尊自信,让他疼痛至今。所以,当看到头儿正研究着谢润学时,他一下就找到了知音,兴奋不已。  金方河把他这几年来收集掌握的有关谢润学的线索全部抱到辜定乾办公室,两人关起门来,一条一条的疏理比对。辜定乾曾在风水乡的毗邻乡镇容光乡当过八年派出所所长,在风水也结交了不少工作朋友,扎在群众中的根比较深,对追捕谢润学来说,他有很多人脉资源可资利用。而金方河是土生土长的风水人,父老乡亲就是他的群众基础,他的人脉资源同样得天独厚。所以,俩人一起寻思破译谢润学的潜逃密码时,也就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聚焦到了群众基础上。  花了整整两天,他们把有关谢润学的信息剥茧抽丝般一条条捋出来,总共78条,他们认为其中37条基本有用,然后在其中特别重要的7条下划上一道横杠,又在7条划横杠的3条前面加上重重的星号。这些线索都需要重新核实排查,一条一条地过滤,一条一条地锁死,必须跳出模棱两可或似是而非的分析研判模式,才能避免浪费宝贵的警力。  刑侦大队在局党委的领导和市局刑侦业务部门的指导下,成立了谢润学命案追逃小组,辜定乾任组长、金方河为副组长,民警侯宗普、尹昌全、张序明等人为成员。追逃指挥部设在刑侦大队,专案专办,十几双雪亮的眼睛如网一般开始搜寻谢润学的身影。  二,飘拂的神幡  时间回溯到2011年秋。  这天,尹昌全和风水派出所所长杨英,又来到谢润学的老家,向他兄弟作劝投工作。他们坐在谢润学兄弟家堂屋说话的时候,一阵秋风吹来,把神龛上那些纸条吹得轻轻飘拂。这些纸条引起了尹昌全的注意。黔北农家的神龛,又叫香盒,是供奉“天地君亲师”位的小阁子。有钱的人家,神龛就做得讲究,以示香火旺盛;没钱的人家,只好因陋就简,勉强为之。谢润学兄弟家的香盒既简陋又陈旧,好多年没有请先生重新书写过了,可见这些年来,谢润学案给他们家庭生活带来的阴影还是较重。尹昌全定睛细看,这神龛是堂屋正中墙面上钉的几块木板,上方横着支一块木板挡灰,下方横着支一块木板搁放香烛纸钱。下方支出的那块木板上,贴了一绺白纸,白纸外竖着按一定间距贴了二指宽的神幡纸条,上头粘牢,下头飘拂。神幡上书写四字吉语,比如“招财进宝”、“五谷丰登”,一共12条,象征“月月红”。山风从大门吹进来,把这些神幡吹得一飞一飞的。尹昌全在木板拐角处的那张“一生平安”的神幡上,发现有多次摸过捏过的指痕。趁谢润学的兄弟进内室的机会,尹昌全悄悄翻起那张纸条,是一串圆珠笔书写的阿拉伯数字,细看,竟然是一个手机号码……  别看尹昌全年轻,从警不到五年,但侦查上却有些老道,他细心观察着堂屋的其他地方,没有发现随意书写电话号码的痕迹。这手机号码会是谁的?他悄悄记在心头,将这情况带回了刑侦大队。  一般来说,黔北农村的老人,遇到下乡收鸡买羊买猪买牛等过客的电话,顺便找支笔记在显眼的墙壁上,是常有的事,而他们认为重要的电话,则不会乱写乱记,常常记在香盒、柜子等不易翻动的地方。这号码记得如此隐秘,肯定费了不少心思。纸条上又有过多次触摸的痕迹,说明有人拉住这张纸条,对照着上面的数字拨打过不止一次的电话。可是,侦查员经过大量的筛选比对和信息碰撞,发现这个电话与他们手中掌握的电话都没有联系过,而且,这个号码早在半年前就停机了。  侦查员推算这个手机号码的停机时间,正是全国公安系统清网追逃的高潮时期。因为关键时刻停机,给侦查带来一片空白。会不会正是谢润学的?或是与其间接联系的?通过进一步侦查,干警们发现这个号码是在福建泉州开户,停机前在泉州一带有所活动。  泉州?!  这个地名在侦查员心中划过重重的阴影,刀刻一般。  他们知道,桐梓人在泉州一带打工的特别多,谢润学会不会也藏身那里?经过查证,谢润学的亲友在外地打工的不少,但基本上都没在泉州。那么,为什么会有一个来自泉州的神秘号码?  金方河和尹昌全为此专门制定了一套周密的侦查方案,向局党委请战,正当局党委决定派警挺进泉州时,另一条重磅线索“石破天惊”一般呼啸着砸进命案追逃指挥部——谢润学在遵义出现!  三,逃犯的“影子”  ——“我在遵义火车站看到他的,我还追了一趟,没追上。”  ——“你会不会是看花眼了?他们几弟兄长得有点同相噢?”  ——“不会,谢润学化成灰我都认得到!”  提供线索的,是风水派出所所长杨英那个农闲时节在遵义城区当“背篼”谋生的“哥们儿”。“遵义背篼”其实和“重庆棒棒”一样,都是农民工进城,只是因地形差异,重庆崽儿用“棒棒”挑,黔北汉子用“背篼”背,干的都是搬运货物的体力活儿。“背篼”尽是下苦力的农村汉子,但他们中也有不少见义勇为的好男儿。这些年来,桐梓公安一线侦查民警就结交了不少这些底层群众中的朋友,群众基础打得牢实,好多大案要案线索,就是从他们那里获取的。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服务群众的真理,桐梓公安早就运用自如、得心应手,而当前正在开展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则更让他们坚信公安工作走群众路线,才是一条康庄大道。  所以,当杨英所长将获取的信息报到命案追逃指挥部时,立即引起局党委的高度重视,当即决定改变侦查方向,泉州方面的侦查暂时放下,先让杨英和同样熟悉情况的高桥派出所所长娄方柳到遵义开展工作。  桐梓人所说的遵义,主要是遵义市两城区和遵义县城。桐梓是遵义市所辖的一个县,离市区60多公里,没通高速公路时,县城到市区要两个小时的车程,高速公路通车后,三四十分钟就到了,而且桐梓县和遵义县接壤,桐梓人在遵义做生意的特别多,背背篼的、拉板车的则更多,像谢润学这样,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又身负命案的逃犯,完全有可能混迹于背背篼拉板车的人流。所以,杨英和娄方柳深入遵义后,除了便装侦查外,还在做生意的、背背篼的、拉板车的人群中物色工作朋友,把警察的眼睛耳朵和侦查触角延伸到他们身上,力求从茫茫人海中“捕风捉影”。  可是,日月两轮去得忙,侦查至今仍无进展……  辜定乾和金方河把这些年来收集的走访记录全部清理出来。他们发现,从走访的1381人中,有21人说谢润学应该就在遵义,其中3人还说曾在遵义看到过他:  ——“我在遵义背背篼,在火车站边上的一个巷巷,看到对面过来一个人,好像谢润学啰,我就站在一边,想等他走拢来才喊他一声。可是,他好像看到我一样,转身几大步就钻进另一个小巷巷走了。”  ——“我是在遵义沙坝看到过一眼,当时他骑个摩托车,我还喊了他一声。可是,他回头看了一眼,加起油门就走了。”  ——“我看到是在车站赶车,我坐的班车出站的时候,有个人窜起个头(埋起头)从班车边走过,肯定是他。”  ——“听说他在遵义结婚了,娃儿都有了,就是不晓得具体在哪点。”  ……  经过回访核查,提供这些线索的人,的确在遵义背过背篼,而且这些人比较可靠,一般不会、也没有必要骗警察。但是,这些线索始终给人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只能让人产生一些侦查遐想,就像久旱的天空飘来浮云,看起很美,却不能降下止渴的甘霖。  前不久,辜定乾对看守所所长杨仕琨说,你那看守所羁押着三四百号人,你搞好挖线破案的话,说不定能帮兄弟一把呢,你看能不能从看守所的高墙内挖到点线索,特别是针对谢润学的。杨所长是辜定乾实习时的带班师傅,又是后来的同事,关系亲如弟兄,自然把他委托的事放在心上。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线索是有好几条,我们正在甄别,你当刑侦大队长,我们肯定要挖条有价值的作为见面礼噻。没几天,看守所果真挖来一条有关谢润学的线索,同样直指遵义方向,但具体地点,仍是个大概。   狡兔尚且仅有三窟,这个谢润学究竟有几窟?  追捕工作陷入僵局。  四,舌尖上的“知音”  辜定乾圆圆的脸上,虽然看不出焦虑,但他额头上加深的皱纹,让人感到明显有串火苗在其中炙烤。当所有线索断裂的时候,一些杂音就开始出现,有人想到了放弃,说反正是以前遗留的案子,受害者家属也没有催案,抓得到就抓,落网是他罪有应得;抓不到就等着,听天由命,咱们也别焦虑、别伤了身体。还有的说,当前“雷霆行动”这么压头,又是省委领导重视的民生工程,何不抓点“现米米”?特别是像辜定乾这样才上任的刑侦大队长,更要吹糠见米出成效,何必花这么多心思去追二十多年积案的逃犯?  辜定乾不放弃,自有他的道理。  他把那本发黄的卷宗翻来覆去地阅读,把20多年来走访收集的各种线索信息打包建成文件夹,拷贝在自己的U盘里,一有空就在电脑上比对分析。作为刑侦大队长,他要带好几十号手下兄弟,保证队伍高效运转,侦办各类突发性大案要案,还要指挥调度全县的刑事案件侦查,他只能采取这种“见缝插针”的方式理思路、找对策,他甚至把关键材料翻拍到手机上,一有灵感就翻出来,蹙眉分析,有时正半夜三更,他会一骨碌爬起身来……  他反复研究那些走访记录,忽然发现一个疏漏,那就是:所有的走访重点或群众基础都集中在中年男人身上,而疏忽了一个群体——女人,特别是中老年妇女! 共 15341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专家讲解附睾炎病症症状有什么
昆明治癫痫医院
云南癫痫病的新治疗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