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信息港

当前位置:

白烨当下中国为何没有高质量书评

2019/06/06 来源:鹤壁信息港

导读

经常痛经怎么办为什么会经前小腹胀痛更年期痛经的原因白烨评论家的断代,市场化的逼迫,书评体系的缺失,许许多多的问题,造成了当前

经常痛经怎么办
为什么会经前小腹胀痛
更年期痛经的原因

白烨

评论家的断代,市场化的逼迫,书评体系的缺失,许许多多的问题,造成了当前书评业的萧条冷落,在信息爆炸、图书爆炸的时代格外显眼。

文学评论家白烨说:“书评不仅仅是图书业不可缺少的部分,也是社会正面价值的引导者之一,它是社会良心、审美尺度、人文精神的综合表现,一个没有书评的社会是不可想象的。当然,书评不可能真的消失,只要有图书,有读书人,有评论家,就会有书评。但书评假如和出版阅读远远不成比例,恐怕也是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

文化多八卦

北京晨报:在您看来,为什么书评会变少?

白烨:首先,传媒的娱乐化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一个追求眼球经济的时代,书评显然不是一个讨好的东西,它占的版面又多,又很难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在这方面,八卦要更加。在今天,八卦已经成为许多大众媒体中文化版面的主打就是一个明证。实际上,娱乐化的背后,隐含的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娱乐与休闲大行其道的同时,对于文化价值、精神探索的坚守变得更少了。传媒是非常重要的平台,对于书评来说,它是沟通作者、读者、出版者和评论者的桥梁,这个桥梁倘若失去,影响书评的背后,其实影响的是出版业的健康发展,和人们对于阅读的态度。

北京晨报:八卦多于书评,和市场的选择是否也有关系?

白烨:确实和当今的社会环境中市场化、产业化的趋势有关。不论对电视、报刊还是新媒体来说,书评都不是一个好的获取收视率、阅读率、点击率的栏目,不能为传媒带来经济效益,自然也就被传媒所忽视。书评没有了,或许是个小问题,但它背后,折射的是整个社会文化、社会生活的演变。文化本有两面,它是事业,也是产业,应该是两者兼具。过去我们过于注重事业的一面,今天产业化的影响又无远弗届,我们或许走上了另外一个极端。

书评消失之后

北京晨报:书评的创作者是否也在减少?

白烨:是的。现在从事文学创作的人,已经有不少是90后的年轻人,80后更不用说。但是从事书评的,主要还是集中在50后、60后,现实的状况是,越年轻,从事文艺批评的人就越少。一方面的原因,是从事批评太辛苦,而且离名利很远,需要一个执著追求的过程,但这个过程恐怕会很长,要能够耐得住寂寞。另一方面,收入很少,一篇书评,少则七八百,多则两三千,稿费收入很微薄,自然也就少人写。其三,创作发表的平台在日益减少,远远不如创作作品本身发表和出版的机会多。

北京晨报:书评的萧条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担忧和呼吁,为什么要这样重视它呢?

白烨:书评是对一个作品做出审美的判断,表达一种审美的价值观,而这种东西,恰恰是阅读和写作中都需要了解和交流的,因此来说,书评不仅仅影响着人们的阅读,其实也影响着写作的过程。在今天的时代,一方面是出版发达,每年出版的书籍非常多,人们的阅读往往会无所适从,书评则是一个好的信息交流、整理和筛选的渠道。另一方面多元时代来临,各种价值观都同时存在,出版的图书也良莠不齐,就更需要有一些带有正面价值观的引导。因此,可以说书评是社会良心、审美尺度、人文精神的综合表现。没有书评,出版和阅读就会变成一个自生自灭的领域,没有美学标准的介入,观念因素的介入,社会就会不可想象。当然,书评永远不可能消失,担忧的是它在变少。

圈子化的书评

北京晨报:就现有的书评来看,本身也有许多争议的地方,比如互相吹捧、商业化写作等,您认为现在的书评存在什么问题?

白烨:社会在多元化,书评业本身也变得更加纷繁,相对于过去,那种比较中立的、中肯的批评比较少了,广告式的、互相叫好的,各种类型的都有,当然也有批评得很厉害的,也有多元化的因素。不过总体来说,圈子化比较严重,对外的交流和沟通比较少。

北京晨报:为什么会出现圈子化的现象?

白烨:圈子化的原因,一方面是整体从事书评的人比较少,多是50后、60后的批评家,大家互相也都熟悉,至少互相知道。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平台本身的圈子化,因为大众媒体在书评领域的后退,现在书评比较多的媒体,很多是专业的行业媒体,而这些专业的媒体,大多也喜欢找圈子内的批评家。实际上大众媒体对于评论的刊载量更大,也更容易培养起来新生代的批评家。

北京晨报:似乎当前的图书评论对于许多新生的图书类较少涉及?

白烨:这正是矛盾所在,现在什么样的书籍需要书评,一是动辄印数数十万上百万的畅销书,另外是各种年轻人喜欢看的玄幻、仙侠类的书籍,但正是这些读者多的书,却没有相应的评论。

批评家的断代

北京晨报:为什么新的文体不被批评家所重视?

白烨:一方面,专业的批评者往往把这些书摒除在外,他们本身很忙,书看不过来,而且新的文体,也需要不同的知识储备。这就要花大量的精力去学习新的知识,了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生活习惯、审美情趣等等,等于要构建一套新的知识体系和价值体系,这当然需要大量的时间去积累和沉淀。另一方面,业余的批评者,往往所受的专业批评训练不足,简单地点评几句,或者谈谈自己的感想没问题,但是要做出能够让人信服的评论,却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锻炼。

北京晨报:书评写作似乎并不容易?

白烨:其实有时候,写书评要比创作要求更严格,也就更难。丰富的知识储备、严谨的逻辑思维、良好的分析能力,包括一个好的价值理念,都是写作书评所需要的基础。此外,表达能力、对语言文字的掌握等也都影响着书评写作。所以,并不是说发几句评论,写几句感想就是批评家,书评的功能很多,它会影响阅读,影响写作,乃至影响社会价值。当然,任何人都有发表自己观点和感想的自由,但这和严格意义上的书评并不一样。今天来说,新一代的批评家还不多,而且由于社会环境的原因,批评家也并不是年轻人喜欢选择的领域,与批评相比,从事创作可能更容易获得名利,起码发表的渠道更多,所以在创作和书评之间,很多年轻人恐怕更喜欢选择创作。

如何建立书评体系

北京晨报:在一个社会中,书评应该起到什么作用?

白烨:其实我们一直都没有建立起来一个完备的书评体系。书评不仅仅是给人们提供阅读的信息,梳理和检索不同类型的书籍,也在引导着写作和出版,同时也是正面价值的支持者。在西方,对于出版和阅读的影响和管理,主要是通过两个方面来进行,一个是市场,另一个就是书评。通过书评,完全可以达到影响出版的目的。

北京晨报:如何才能改变目前书评弱势的地位,建立一个好的书评体系呢?

白烨:首先,应当有意识地组织、培养适合中国情况的书评队伍,使书评成为一个独立的、完备的体系。我们现在的批评家,一方面几乎都是散兵游勇,一方面也往往和行业的研究交织。做文学研究的,附带写文学书评;做历史研究的,写历史书评;书评被附加在各自的领域中,而不是独立的。其次,管理者应该把书评当做成为特别的管理方式,从权力部门的角度,改变思维,让书评成为出版管理的有益补充。其三,也是我一直呼吁的,把书评当做一个公益事业,大的电视台、报刊、络应该给书评留一块地方。其四,书评可能不适合眼球经济的要求,也不能带来利润,其实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加以激励,比如说对办得好的栏目给予奖励,举办书评奖等。其五,行政上的支持如税收的优惠等也都对书评的发展很有好处。实际上,如果能够建立一个独立而又权威的书评体系,不仅对图书的出版阅读有帮助,对于良好的社会价值形成,也不无好处。同时,书评业内部的商业化、互相吹捧等现象,也会因此而改善。

相关链接

世界知名大众媒体

书评栏目

美国:《纽约时报书评》,创于1896年,初每周六出版,1911年改为周日出版。时报书评是美国老、影响的附属书评周刊。

英国:《泰晤士报文学增刊》,创刊于1902年,以周刊形式出版。被誉为当代杰出的人文性书评及文化杂志。

法国:《费加罗文学周刊》,隶属于《费加罗报》,创刊于1825年,每周四出版。

日本:《朝日》、《读卖》、《每日》三大报的书评版均为一周一次,时间或在星期日,或在星期一,每周均刊登6篇书评,其中《读》、《每》为三个版面,《朝》为2版(再加上星期日另一版“书架”)。

(文化责编:小飛侠客行)

怀孕晚期要适当做分娩辅助动作
鼓浪屿另类之旅 一些容易被漏掉的景致
顾景舟名壶243万易主:成海外贵紫砂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