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成年版破解版

柏林政府的骚操作,整个欧洲世界都被惊呆了。

对资产阶级来来说,更是当头一棒。普鲁士可以这么玩儿,别的国家自然也可以效仿,这简直就是悬在大家头上的利剑。

舆论是抨击声一片,不过这都没有任何作用。既然敢掀翻桌子,柏林政府自然不会怕挨骂。

普鲁士的做法,不光是国内的资本家损失惨重,海外的投资客们也是哀嚎声一片。

自从消息传开后,法兰克福想要跳楼的人,又增加了很多。

包括小有名气的弗洛雷斯,因为信息上的错误,不小心接了盘,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天台。

幸好,普俄战争结束后,凡是普鲁士的公司股票都跌到了底,本身就处于套牢状态。

只要没有傻乎乎的跑去做多,接盘也是低位接盘,亏的不算太严重。

柏林政府只是没收犯罪分子的股份,理论上来说,海外投资者手中持有的股份,还是有效的。

这也是列强没有干涉的主要原因,柏林政府的手段虽然过激了一点儿,毕竟还是在处理内部事务。

最关键的是已经造成了既定事实,干涉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麻烦,增加大家的损失。

只要企业还在运转,股票就存在着价值。无非是大股东换成了柏林政府,让投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

纯美童可可宛如邻家小妹

……

维也纳宫

“陛下,情况有变。普鲁士的做法,很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如果法国人效仿的话,我们的计划很难成功。”财政大臣卡尔忧心忡忡道

突如其来的变故,对英奥两国密谋的做空法郎计划,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普鲁士可以掀翻桌子,法国人同样可以做到。或许巴黎政府不敢全学,只要来一个金融管制,就够大家受的了。

弗朗茨摇了摇头:“这不一样,柏林政府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无路可退只能放手一搏。

法兰西的体量在哪里放着,我们最多也就打压一下法郎的币值,顺带赚上一笔,要不了他们的命,巴黎政府不会那么极端。

如果巴黎政府真要是进行金融管制,反倒是帮了我们的大忙。普鲁士就是现成的例子,马克币值已经完全崩溃。

或许这次投机我们会亏,但法郎退出国际市场,这部分份额就足以弥补我们的损失了。”

为了货币霸权,英法奥三国争斗了好些年。尽管法兰西已经出局,但法郎仍然在国际市场上占据了重要份额。

金本位时代,经济体量越大,对黄金的需求量就越大。

法兰西的经济体量很大,黄金产量却又非常有限,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发行法郎的储备金一直都不足,金融市场上存在着安全隐患。

最近这些年,国际游资就时常光顾。只是规模都不怎么大,就算是有所斩获,也撼动不了法郎的地位。

利益动人心,投机者尝到了甜头后,自然想要赚去更大的利益。

这次英奥资本联手,看似是弗朗茨在暗中推动,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引子。就算是没有这个引子,还是早晚会发生。

当然,这个引子还是很重要的,没有政府的参合,资本家们就算是行动,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规模。

本质上来说,法国人遭到英奥打压,还是因为动了两国的奶酪。

巴黎政府的非洲开发计划太招人恨。最近这些年法兰西的纺织业发展迅速,已经抢占了英国人的不少市场。

本来就让英国人肉疼了,非洲开发计划中又把棉花种植放在了第一位,这让约翰牛如何能忍?

在种植棉花的同时,法国人的非洲开发计划中,还准备在北非地区推广新农业技术,扩大农产品种植面积,这又动了奥地利的奶酪。

这种背景下,要是不遭到英奥两国的打压,才有问题。

相比之下,争夺法郎的国际市场份额,还算是次要的,主要是金融界人士感兴趣。

停顿了刹那功夫后,弗朗茨又补充道:“计划进展到现在这一步,已经不是想退出就能够退出的了。

金融上的事情,我不怎么懂,就交给转业的人去负责。

眼下还是按照计划,加大对法兰西的倾销力度,尽可能消耗他们的外汇储备。”

……

该来的还是会来,受柏林政府特殊政策的影响,1881年11月11日,柏林证券交易所刚开盘就一泻千里。

腰斩算是表现好的,很多股票都只剩下两三折,部分股票的市值,甚至还不到原来的百分之十。

某些企业的净资产,都比市值高几倍,典型的市值倒挂。

这都是正常现象,资产不等于现金。股灾期间,资产缩水是必然的。为了筹集资金度过难关,挥泪大甩卖的不要太多。

随着自由贸易的展开,各国经济联系的越来越紧密。普鲁士爆发股灾,别的国家也不要想独善其身。

最先受到冲击的自然是法兰克福和伦敦。前者坚守不到三天,就全线崩溃;后者也就支持不到五天,就步了后尘。

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了,股灾很快就蔓延到整个欧洲大陆,各国的股市都是哀嚎声一片。

不到一个星期,维也纳的股市大盘就下跌百分之十,创下了五年来的最低。

英奥两国都爆发了股灾,法国自然也不能例外。

巴黎,愤怒的股民们直接点燃了证券交易所,幸好工作人员及时赶到,扑灭了大火。

凡尔赛宫,拿破仑四世还没有从股灾中缓过来,经济大臣艾尔莎就匆匆的跑了进来。

“陛下,大事不好。包括巴黎银行、法兰西银行、帝国银行在内的上百家银行同时遭到了挤兑,形势非常危机。

很多人拿着存单,指定要求兑换英镑、神盾,我们的外汇储备正在急剧减少。

可以确定,有人要做空法郎。挤兑这只是开始,后面敌人还会发起进攻。”

听到了这个坏消息,拿破仑四世脑海中瞬间浮现了一个词——“金融风暴”,停顿了一下急忙问道:“知道是谁在操纵么?”

经济大臣艾尔莎回答道:“参与者非常多,全世界排名靠前的银行、证券公司,几乎都出现了,大致可以判断主力是英奥资本。

敌人的势力非常雄厚,根据我们搜集到的情报,初步估计,他们手中可能持有30亿~50亿的法郎。”

“30亿~50亿法郎”,看似对法兰西这样的大国不算什么,也就法国政府一年的财政收入。

然而,这是现金不是资产。金融市场上,这么一笔巨款完全可以撬动上百亿的国际游资,冲击法国金融市场。

拿破仑四世大惊失色道:“敌人筹集了这么多资金,难道我们金融部门就一无所知么?”

因为神盾和英镑都是国际结算货币,英奥两国的外汇储备都比较低,根本就无法拿出这么多法郎。

法郎在国际上市场上的流通总量,实际上也就那么几十亿。这就意味着,发起挤兑的资金,只能来自法兰西国内。

经济大臣艾尔莎低声回答道:“前段时间,国内的几家大银行,向海外发放了大笔贷款,都是普通的商业项目,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

这是体制决定的,银行发放贷款是人家的自由,法国政府根本就无权干涉。

既然管不了,自然不重视了。反正盈亏都是银行自己负责,不需要政府买单。

拿破仑四世欲言又止,明知道这次挤兑风潮,有国内财团参与,他也无能为力。

如果不是前不久柏林政府的举动吓坏了资产阶级,现在做空法郎的大军中,绝对少不了法国资本的身影。

现在人家都隐身了,已经是非常给政府面子。总不能让大家不赚钱吧?

沉思了一会儿后,拿破仑四世问道:“你们准备怎么应对这次危机?”

经济大臣艾尔莎:“和以往不一样,这次敌人来势汹汹,肯定不会只是为了占点儿小便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