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那个视频软件不用充会员

林帆一上午的时间,几乎都是在解决脸上的痕迹,起初一个人弄了有半小时,但墨笔的痕迹依旧隐约可见,幸好那个女人留下了解决方案,这才让盛世美颜重新回到人世间。

解决完一切,

正式踏上了前往单位的路程,当然…出发前还需要一副耳机。

人生什么时候才最舒服?

对于林帆来言,或许就在此刻…骑着一辆共享电动车,听着最喜欢的音乐,吹着自然的风,什么不开心都没有。

过去,

林帆有一辆自己的摩托车,而他最喜欢干得事情,就是在实验室里待了一天后,晚上回到家洗个澡,穿上一身帅气的骑行服,戴上张扬的摩托车头盔,骑着自己最喜欢的大排量机车。

其实…

生活还是挺酷炫的。

只是酷炫最终抵挡不住社会带来的压迫,随着禁摩的范围越来越大,那时候林帆可以骑行的路线也越来越少,渐渐的…花了二十多万买的杜卡迪V4跑车,最终还是沦落到吃灰的程度。

不得不说,

社会的发展有时候需要一群人付出代价才行。

阳光少女的单车行记

许久,

到了学校门口,

把共享电动车停在指定地点后,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申大属于重点建设的综合性大学,在申市拥有三个校区,而林帆所在地点就在申大理学院,理学院除了有物理系,还有数学和化学,师资力量还是比较雄厚的,光有博士学位的教师就有三百来人。

“你终于来了?”

“好家伙…听说昨天喝多了是不是?”王芳芳见到林帆,满脸无奈地说道:“喝了多少?”

“呃…”

“还行吧。”林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喝两瓶吧…肯定会被对方给笑话,无奈地说道:“反正…反正就是喝得挺多,田哥人呢?”

“他?”

“在上班呗,还能干什么。”王芳芳淡然地说道。

“哦…”

林帆看着王芳芳一脸平静的模样,默默地点点头,说道:“芳芳姐…你后悔过吗?”

“后悔?”

“太多了…多到习惯了。”王芳芳笑道:“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

“没什么…”

“就是感觉有些人活着比较累。”林帆笑道:“算了…还有五分钟就能吃饭了,要不…芳芳姐你再坚持一会儿?反正都坚持了一个上午,再多坚持五分钟应该没有什么吧?”

听到林帆的话,差点没有把王芳芳给气死,这家伙连五分钟的班都不想上。

“行行行!”

“赶紧在我眼前消失!”王芳芳没好气地说道。

之后,

林帆便离开了图书馆,前往学校的食堂。

看着琳琅满目的菜,林帆陷入一种犹豫中,虽然都说小孩子才会选择,成年都要…可是没有钱,最终选择了糖醋里脊、木须肉、蚝油生菜,还是那之前的味道,只能达到吃饱的程度。

有时候,

林帆感觉很奇怪,为什么别人学校的食堂那么好吃,就自己所在的学校食堂就不怎么样。

难道,

孩子都是别人的好?

这时,

林帆突然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是柳云儿发来的。

云:起床了吗?

沃德天·泥维森陌·拉莫帅:嗯

沃德天·泥维森陌·拉莫帅:对了…我的脸是不是你画的?

云:哼!

云:晚上再找你算账!

看到这里,

林帆一时间比较迷茫,明明自己被她给整了,怎么到她那里…她比自己还要委屈?

这是不是属于恶人先告状?

“小林。”

“酒醒了吗?”

田海端着食盘,坐到了林帆的面前,看着他一脸惆怅的表情,说道:“看你一脸郁闷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唉…”

“没什么。”林帆叹了口气,感慨道:“一个女人…一个令人无可奈何的女人。”

“…”

“是你女朋友吧?”

“说起来你女朋友对你很不错。”田海说道。

听到田海的话,

林帆淡然地说道:“她不是我女朋友,田哥你可别瞎说。”

田海笑了笑,认真地说道:“老舍的《骆驼祥子》有一句话,人世间的真话本来就不多,女子的脸红胜过一片话,昨天那个女孩那么晚,都愿意开车来接你回家,我想已经说明了一切。”

刹那间,

林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想不到连你这么潇洒的人,也会被感情所困扰。”田海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多希望我们只是孩子,给一颗糖就笑,摔倒了就哭,不用伪装到面目非,也不用压抑自己的心情。”

“其实变成孩子也就那样了。”

“小时候我们听到最多的话,无非就是…你要懂事,你要出人头地,你要有出息。”林帆认真地说道:“几乎听不到…你要开心。”

田海愣了许久,不由叹了口气。

下午,

林帆找到柳钟涛,从他那里顺了条烟过来,紧接着…在浑浑噩噩中熬到下班,说起来有点意思,柳馆长的抽屉里是烟和茶叶,不过他几乎不抽烟,偶然尝尝茶叶。

依旧在老地点,

林帆等到了柳云儿的那辆白色奥迪,从容地打开车门,然后坐在副驾驶位上。

“喂!”

“你还记得昨天的事情吗?”柳云儿转过头看着林帆,认真地问道。

“不知道。”

“我昨天干了什么?”林帆问道。

“你…”

“你…”

柳云儿一时间哑口无言,总不能告诉他…昨天他占了自己很多的便宜。

好气呀!

明明昨天自己照顾他那么久那么周到,结果这个混蛋什么都不知道,而且自己不好意思提…免得让他误会自己对他特别的在意。

顿时,

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涌上心头,让柳云儿有点难受。

哪怕此时,

这个混蛋说一声谢谢也好。

可惜,

没有…什么都没有!

气人!

太气人了!

“唉?”

“昨天已经那么晚了,你为什么还来接我?”林帆笑着问道。

为什么?

柳云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接到他同事的电话,然后…然后就来了。

“因为…”

“因为我是你的债主!”柳云儿故作一脸平静地说道:“如果你出现一点意外,你就不能还我钱了!”

林帆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个女人,

好可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