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福利小导航

溃败!

难以想象的溃败!

神药宗和王破的大军在血刀的攻击下匆忙撤退,明明人数要占据优势的联军,一旦溃起来,就好像浪潮般向后面逃窜。

钱钧急的跳脚,下狠心连续斩了几人,可是根本不管用。

神药宗的弟子还好,起码有足够的纪律性,可桑鬼城的军队就差的远,很多人在逃的时候,大声问身边人“几方阵的?”

可谓相当奇葩。

云层之上,王破向前猛攻,攻势大开大合,将黑龙打的节节败退。

也幸亏他的对手是龙族,强悍的肉身具备超强的抗击打能力,换做其他人或其他物种,被王破几个拳头砸下来,早歇菜了。

只不过,王破打着打着,突然觉得不对劲,低头看向地面,好家伙,自己都要赢了,地面部队竟然溃败了!

“该死!”

王破骂了一声,挥拳将黑龙砸飞,然后舍弃对手,向地面奔去。

……

汉服美女未凉丶安夏唯美空灵浮华一梦治愈写真

半个时辰后。

溃败的联军已经退守到三十里外的一座林子中,伤员和溃兵坐在一起,气势低迷到极致。

二十多名大修围在一起,看样子是要开篝火舞会,只不过每个人都沉着一张脸,其中以王破的脸色最为阴沉。

“理由,我需要一个理由。”

王破沉声道,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钱钧,对方负责地面指挥,出了事自然要找他。

钱钧也是没好脸色,道:“需要理由,还是问的自己人吧。”

语毕,所有人都望向了翼,之前就是因为他的一声大吼,才导致战局出现意外。

一身鸟毛的翼丝毫不慌,或者说早就在等着这一刻,吼道:“都看我做什么?当时钱钧的人率先向我动手,难道要我坐以待毙不成?”

钱钧冷冷道:“战场抗命,我不杀杀谁?”

翼冷笑道:“那也要看什么命令,让我们的人上前送死,拿我们兄弟的命不当性命,我们凭什么要服从的命令?”

此话一出,立刻引起了桑鬼城大修的共鸣。

这些千奇百怪的大修,也许硬实力不够,可在说骚话和玩心眼方面,各个都是大师级别,此刻说起骚话来,五花八门,比起他们战斗的能力要强上数十倍。

神药宗的大修也不甘示弱,反唇相讥,双方眼看有内讧的趋势。

“闭嘴!”

一声怒啸,王破打断了内讧的人们,厉声道:“攻城在即,兄弟们都在拿命去拼,们却在彼此勾心斗角,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兄弟们吗?”

众人沉默。

看样子,大家都被王破的训斥震慑住,继而可能产生了羞愧的情绪,只不过稍微有心人都能看出,双方还是谁也不服谁。

矛盾依然存在。

这时候,就体现出情商的重要性。

钱钧突然站出来,冲翼拱手道:“之前产生争执,我承认自己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还请翼兄弟不要放在心上,接下来还需要咱们精诚合作,合力拿下星罗城!”

作为一宗之主,钱钧主动放低姿态,可谓是给足了对方面子。

一下子,翼就觉得飘起来了,他用得意地眼神看了钱钧一眼,然后傲然道:“钱宗主给面子,我翼不能不接着,只不过有件事咱们要有言在先。”

“请说。”钱钧道。

翼点头道:“神药宗的兄弟们都是精锐,若是战斗打响,们要顶在最前面,而我们则负责支援和策应,钱宗主以为如何?”

此言一出,神药宗弟子大怒。

邪神宗的弟子堪称七宗最精锐,血衣配血刀,谁顶在前面都不好收,什么叫我们顶在前面?

对此,翼振振有词,道:“不是兄弟们贪生怕死,实在是实力方面差距太大,我们顶在前面,很难挡住邪神宗进攻,若是被冲散阵型,们上也无用。”

这话听起来有些道理。

只是对钱钧而言,无疑于在他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他作为宗主,能够主动认错已经是极限了,对方不但不领情,反而得寸进尺。

真当他钱钧是街边讨饭的吗?

“魔王体,我的诚意已经给够了,现在是的人在给联合作战制造障碍,来处理。”钱钧懒得再废话,直接背过身去。

王破抿着嘴唇,陷入沉默之中。

所有人都看向他,所有人都在想他接下来会如何处理?

此举关系重大,若是没有处理好双方的关系,接下来进攻邪神宗就是个笑话。

滴答,滴答,滴答。

时间一点点流失,王破依旧在沉默,此刻他脑海中浮现出郑掌柜的模样,在想如果是郑掌柜该如何处理这个局面?

他肯定有办法完美解决当先局势。

下一秒,王破意识到自己不是郑掌柜,他想不出完美解决的解决方法,可他有自己的解决方法。

紧接着,众人便听到王破的声音:“战时不同平日,讲究的是高效和团结,如果诸位不能精诚团结,干脆掉头回家好了。翼,过来!”

翼愣了愣,迈步向王破走去,笑道:“老大,什么事?”

当两人的距离不足十米时,王破突然伸出手,魔气狂涌而出,将翼吸收进去。

这一下非常突然,以速度见长的翼,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魔气包围,身顿时僵硬起来,惊呼道:“老大干什么?”

王破侧身对着他,沉声道:“战场抗命!引发混乱!导致溃败!事后不但不思过,反而沾沾自喜,对盟友咄咄逼人,可知罪?”

“我……”

翼的话刚吼出声,便感到缠绕身体的魔气猛地一紧,只能干张嘴说不出话来。

呜呜呜~

魔气化作触手,根根扎入翼的体内,然后贪婪的蠕动起来。

“呃~呃呃~”

翼浑身颤抖,四肢僵硬,眼窝一点点陷入进去。

场寂静。

众人看着翼被触手一点点吸走精华,浑身发冷。

啪!

触手松开了翼,翼的尸体坠落在地,发出一声响。

前几秒还活蹦乱跳的大修,顷刻间变成了干尸,皮包的骨头撞在石头上,发出硬梆梆的声音。

王破拍拍手,仿佛不过是捏死了一只蚂蚁,淡淡道:“接下来,我不想看到有同样的情况发生。谁敢战场抗命,死!”

一个死字,

众人噤若寒蝉。